<cite id="seocq"></cite>

        <dd id="seocq"><nav id="seocq"></nav></dd>

          一匹退役的老戰馬

            小時候,我性格內向、遇事膽怯、為人懦弱,見人說話愛臉紅,就算上學、放學的路上,我也是盡量避開所有人的目光,沿著偏僻的墻根走。萬一碰到人,我總是早早地把要說的話打好腹稿,但到了跟前,仍是臉紅脖子粗說不完整,特別不像男孩子。

            說起我的性格轉變,要從一匹退役的戰馬說起。

            一九七二年,老書記從公社牽回一匹馬,并把它分給我們生產隊。這匹馬膘肥體壯,鬃毛油亮,全身黑色,不見一根雜毛,屁股上烙著一個拼音字母和兩個阿拉伯數字的字樣,村民們圍著這匹馬轉來轉去,紛紛猜測數字的意義。老書記告訴大家,這是一匹立過戰功的退役戰馬。

            我的一個遠房四叔愛爭強好勝,見大家齊夸戰馬,他按捺不住,一個箭步竄到戰馬前,身子一縱,翻身上馬,只聽一聲嘶鳴,戰馬前蹄離地,仰天立起,四叔 “骨碌碌”一下子從馬背上摔了下去。在人們的哄笑中,四叔惱羞成怒,拿過馬鞭“啪啪啪”三鞭子抽在戰馬耳朵根子上,四叔見戰馬一動不動,扔下鞭子說,老子騎遍周圍村里的所有牲口,再烈再擰的牲口我也見過,我就不信制不服你。四叔邊說邊走到戰馬跟前,試圖在眾人面前找回面子,哪知戰馬一個蹶子踢到四叔的右腿上,四叔哎吆一聲跪在地上。四叔的腿好了以后,走路落下一拐一拐的毛病。因四叔干不了重活,生產隊長讓他當了飼養員。

            其實四叔特愛牲口,用他自己的話說,一天看不見牲口就心發慌,吃飯不香,睡覺不踏實。他當了飼養員以后,生產隊的七頭牛、兩頭驢、一頭騾子都養得膘肥體壯,但那匹戰馬卻日見消瘦。生產隊長看著消瘦的戰馬對四叔說,那馬可是立過功的戰馬,比你金貴,你小子要是記戰馬的仇,不好好照料,小心我告訴老書記,治你個反革命罪。四叔舉雙手向生產隊長保證,絕對沒有虐待戰馬。四叔說的是實話,他不但不虐待戰馬,反而把一些好料都喂了戰馬,因為四叔喜愛“有尿性”的牲口。

            一九七三年的冬天,北風呼嘯,三個盜賊深夜闖進飼養室,把四叔手腳綁起來,口中塞進四叔的破內衣,不慌不忙地牽出三頭耕牛。危機時刻,戰馬用嘴叼開系成死扣的韁繩,向盜牛賊沖去,三個盜牛賊哪見過這陣仗,丟下?;呕艔垙埖嘏芰?。戰馬返回飼養場把四叔口中的破內衣叼下來,又用嘴幫著四叔解開繩索,四叔把三頭牛趕回飼養室。

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四叔更是把戰馬當成寶貝,天天給戰馬刷洗毛發,夜晚給戰馬加滿料草。

            因我天性不愛熱鬧,我見到戰馬已是一年以后了。那天我去北溝找父親,正低著頭走,只聽耳邊傳來了四叔的聲音,嗨,再往前走就撞馬上了!我抬起頭來,戰馬也正抬起頭來,我看見戰馬一副昂揚的神態,兩只眼睛透出幾分警覺和桀驁,見我沒有敵意,戰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絲向往、悲愴、無奈的神情。那極富穿透力的神情,讓我的心頭一陣莫名的顫動,我似乎讀懂了戰馬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我想,在短暫的對視中,戰馬或許也從我的眼神中讀出了我的憧憬和渴望。

            “四叔,我喜歡它?!蔽叶⒅鴳瘃R的眼睛對四叔說。

            “你喜歡它?腦子沒病吧?”四叔聽了我的話,大笑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從戰馬的眼睛里讀懂了我應該如何生活?!蔽易匝宰哉Z。

            “別弄這文縐縐的話,你敢摸下它嗎?”我的話似乎褻瀆了四叔心中的神靈,他不耐煩沖著我嚷道。

            聽了四叔的話,我毫不猶豫伸出手撫摸戰馬的臉,說也奇怪,戰馬不但不躲避、不反抗,還伸長脖子用嘴蹭蹭我的袖口?!拔业奶?,神了,咱村里沒有一個人敢摸它,更沒人敢使喚它干農活,它也不讓任何人挨近?!彼氖蹇粗@個場景,驚愕地閉不上嘴。

            那天以后,我成了我們村的神話傳說,戰馬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,每天放學后或節假日,我都會在別人艷羨的目光里,牽著戰馬去放牧。

            記得有一次,一輛輛軍車從我村公路上經過,小伙伴們站在公路兩邊,揮著手高聲喊著“解放軍叔叔”,解放軍叔叔也揮手向小伙伴致意,我牽著戰馬站在遠處向軍車遙望。一聲長嘶把我的目光收回,只見戰馬雙目放光、兩蹄踏動、鬃毛豎立、竦身長嘯。軍車開遠以后,我看到戰馬的雙眼里蓄滿了淚水,神色蒼涼而凝重。

            一九七六年五月,戰馬因憂郁和衰老臥地兩天。第三天,戰馬兩只前腿跪在地上,兩只后腿用力蹬地站了起來,它的眼睛看向初來的方向,眼睛里充滿了霧一樣的追憶。

            我想,在戰馬的意識深處,它是不是金戈鐵馬入夢來?它是不是回到了秣馬厲兵的崢嶸歲月?它是不是追念一副鐵蹄將血性淋漓書寫?它是不是要用生命的終結詮釋狂放的巔峰……

            但我卻從戰馬的眼睛里,看見了一個正從遠方走來的自己,畫面慷慨激昂,壯懷激烈,回腸蕩氣。

            戰馬死了。老書記說,好馬不戀棧,對于它是個解脫。

            戰馬死后的第三年,十八周歲的我應征入伍,開始了我的戎馬生涯。在部隊我變得堅毅、果敢、勇猛,因為我常常夢見那匹戰馬,它正披著鐵甲跨過冰封的河流出征疆場。

            那匹戰馬影響了我的一生。


         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          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沒有相關內容

          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         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     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          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gansudaily@163.com

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-1

         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      苹果电影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seocq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<dd id="seocq"><nav id="seocq"></nav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