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seocq"></cite>

        <dd id="seocq"><nav id="seocq"></nav></dd>

          浮塵消盡一甌中

            從未想到,在遙遠的彩云之南的南方,竟然能與隱隱飄浮于記憶中與茶馬古道相關的印跡邂逅。

            在以前的冥想中,應該有山,并不陡峭,那山里灌木叢生,綠樹成蔭,中間有著蜿蜒曲折的小路,幾個沉默的商客拉著馱著包括茶葉在內的商品的馬匹,從那里穿行而過?;貞麄冇七h的凝望的,是旁邊山澗里清碧的水流和空谷的鳥鳴,就在他們的不遠處,一只野雞受到驚擾,咯咯地叫著闖向草叢深處。而當我真實地站立在碧羅雪山的半山腰時,才明白那純粹出于臆想:那樣的行走大概也是有的,但我卻完全不能與眼前所見有機組合起來。

            我是偶爾闖入那個袖珍的茶廠的,就在山梁上,在爬過逼仄而曲折的很長一段山路之后。當看到幾座安靜得像梧桐的葉子般舒展在那兒的民居時,還真想不到那里會盛產茶葉。站在蹁躚的鴿子的翅膀之下,仰首而望,是高高峙立的山峰,潔白的云朵就從它的上空悠然地飄過去;稍一俯瞰,便是滾滾向前的怒江,而江的那邊,則是一望無際、綿延不斷的大山。主人便站在那兒,指著遠方的高黎貢山說:那里是緬甸,那里是印度,那里是西藏。引得我宛然化作了地圖上的一個符號。

            “天孕我的身,地藏我的根,我是天地之間的草木人……”每看到茶園,似乎是與生俱來的,總會悠悠地生出一縷潛幽的激動。那里的茶園受山勢的限制,并不大,被高大的樹木遮蔽著,陽光晃動著金色的絲線,從茂密的樹葉之間篩下來,像輕盈的蝴蝶,附著在翠綠而厚實的葉片上,躍動不已。林木蒼翠,云霧繚繞,土地濕潤,茶樹就生活在這高山之上,怒江水,在它們的俯望中滔滔流過。當聽到那兒也被包納在茶馬古道的框架之內時,看著遠處蒼茫的群山,我忽然感到一片茫然:那些脖子上掛著鈴鐺的馬匹,如果從這里出發,首先只能沿著怒江邊的路緩緩前行了,至于最終會經過怎樣的艱險,最終會抵達哪里的煙云,則成了一個沒有答案的沉思。

            山上天氣十分晴好,溫暖的陽光下,難得摒棄一切坐下來,在一只蜜蜂的飛舞中,借一碟茶花的芬芳,品一會兒茶。茶是那里出產的紅茶,溫馨如燭光,甘甜可口,芳香四溢,清澈明亮,蕩滌盡凈了年來的疲憊,像一首古琴,以高山流水、陽春白雪的姿態,將思緒引向現在的現在,于是物我兩忘。那一刻,居然就想拋卻身份,忘記自己的來處,任茶馬古道的悠悠往事寧靜成一只屋檐下梳理著羽毛的鴿子。食物也極為精美可口,真正洋溢著人間煙火,每一種食材,都流著土地特有的醇厚。轉頭問:你家的肉怎么賣?回答是:不賣的,我們都不夠用。

            那里生活的人屬于怒族,還保留著傳統的習俗和節奏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汲雪而飲,喝茶而歌??吹剿麄?,總是免不了一絲羨慕:沒有太多的欲望,生活就簡單了;簡單了,心不負累,自然平和愉悅,連說話,連做飯,都帶著那兒的微風的韻律。

            帶著一絲留戀,告別了那群藍天下翩然而舞的鴿子和那縷沁在舌尖的茶香,轉了幾個彎,到了一個名叫老姆登的怒族村寨。在此之前,從來沒有見過傳說中的寨子,而看到它的第一眼,覺得寨子就應該是那樣。它偎在半山,俯視著江水。山如斧削,江水在峽谷之間不息流淌,陰暗與明艷交織于一起,隔著微黃的樹望過去,令人心醉神迷。

            寨子不大,打量四周,看不到一個人影,午后,悄寂得連一聲雞鳴都沒有。首先入眼的,是一個明碧的湖,天空、云彩、山巒、樹木、房屋倒映其中,形成明暗不一、層次錯落的靜謐色調。湖邊是一個教堂,它旁邊的懸崖上,掛著一個銹跡斑斑的鐘,我走過去,撫摸著它,一想,當黃昏時分鐘聲響起的時候,飄向遠處的群山,飄向下面的江面,飄向樹梢、彩云和鳥雀的翅膀,就是滿眼的迷離。

            寨子的小路是石子鋪就的,兩邊扎著竹子的籬笆,窄窄的,有的向下延伸,有的向上旋繞,矮矮的欄桿投影在地上,安靜得像一個告別已久的黑白兩色的夢。住戶很少,門或開或關,隨處可見的柿子和洋絲瓜,在默默地成長。房屋因勢象形,雖然已有現代氣息,但還是保留著民族風格。路邊的墻上,畫著富于本地風情的大幅圖案,以從爐火和炊煙中出生的姿態,訴說著流行在這一帶的傳說。在綠的瓜、紅的果的佇望中,我走著,居然忘記了是在上坡還是下坡。那里,安靜得像一個童話世界,它就倚在大山的懷抱里,是那么恬靜,那么壯美,整個寨子像一枚被泡開了的茶葉,嫩綠而勻潤地浮漾在陽光下。我悄悄地走著,宛若走在一頁寫著秀美的散文的紙上,生怕一聲咳嗽都會打擾了它。在我的前方,一只雞殷勤地走來,以散步的姿勢引著我去看它溫暖的巢。在那個巢的上方,一朵花隨著我的到來悠然而落。

            道邊還看到一叢草,茂盛在樹木彎腰處的樹身中間。大概那里有土,一粒偶然落下的種子就隨之生根發芽了,繼而蓬勃。那些最初來到這里的人們也應該像它吧?他們翻山越嶺地尋覓,看到在簇擁的山中有這么一塊鳥兒飲水的地方,于是坐下來想象,想象屋頂的炊煙裊裊地升空,想象一只雞歡快地報告下蛋的消息,想象自己的身影與游魚嬉戲,想象瓜果散發出醉人的芬芳。于是,開始建設,開始住宿,開始柴米油鹽,開始生兒育女。

            “老姆登”是怒族語,意思是“人喜歡來的地方”。那里有什么?那里有許多人想要而沒法實現的生活。


         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          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  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沒有相關內容

          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         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     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          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gansudaily@163.com

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-1

         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          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      苹果电影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seocq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<dd id="seocq"><nav id="seocq"></nav></d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