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fhbrz"></dl>
<progress id="fhbrz"><var id="fhbrz"></var></progress>
<cite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fhbrz"><dl id="fhbrz"><progress id="fhbrz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fhbrz"></var><var id="fhbrz"><strike id="fhbrz"><thead id="fhbrz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strike id="fhbrz"><listing id="fhbrz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cite>

文字在雨中的淺吟低唱

  小區院中的薔薇漸次開放,一團火一樣,點燃著小區老老少少的目光,贊嘆地拍視頻的,駐足觀賞的,自拍留影的,自是喜歡。

  面對那一團火紅,我也是歡喜的。

  薔薇與月季、玫瑰雖是同科,但花兒貌似相似,實則不然?!吨袊参镏尽分?,薔薇被定野薔薇。農家院落里栽植的薔薇甚多,爬滿籬笆或是院墻,很美,像一個畫面的片段,又像一幅油畫,雕出獨特與精致。

  人世間的花兒,花語琳瑯滿目,薔薇的花語則是美好的愛情,愛的思念。那些思念猶如蔓延的生長,爬滿心房。

  紅、粉、白、黃色,顏色多樣且簇生的薔薇花朵,傘房花序像圓錐一樣,花朵在枝端,六朵或七朵或不一,因此鄉間有“七里香”或“九姊玫”之稱。我曾經無數次地數過花朵,那一簇簇花兒,沒有一次是九朵的,大家叫“九姊玫”或許自有其道理或想法。

  花兒芳香,雖不及牡丹與芍藥或是玫瑰,從翠綠的枝頭冒出一點紅開始,我的目光不曾停歇過,即使下夜班了,也會壯著膽子打開手機手電筒,舉著手機看看,生怕一不小心就與薔薇的花事擦肩而過。

  生活里諸多的擦肩而過,讓我總是念念不忘,甚至用念念不忘寬宥自己。一些風景左右的依依不舍,即使一晃二十幾年,依舊是心頭的疼。

  夏日草木茂盛,陽光下的薔薇透著光亮,花瓣稠密,一朵一朵覆蓋了昨日的枯萎。

  我曾拍過凋謝的薔薇的花骨朵與枯萎并存的瞬間,含苞欲放與怒放與凋零,讓我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想起大嬸嬸在世時說,如果人不死,像草木一樣年年生發多好。想起過世的親人們,總是難掩感傷。

  對于生命對于死亡,對于在通往天國路上寂然而行的人,孤單是轉眼的傷。

  思念連著的兩端,轉眼薔薇紅了人間五月天,轉眼油菜花扯出明媚的山野,夏色提筆抒寫的傷逝伴隨著微雨紛紛又紛紛。

  微雨滴落,牛毛細雨或是犀利,心在那么一刻是涼薄的。在霏霏雨中駐足,看薔薇的淡然,心思念著雨露在花上跳躍或滾動,我從冷艷路過,接受夏天與夏雨給的饋贈。

  人生中,總有為我降下的雨,一場又一場,下在我的文字與行走間,馥郁了心情與歇息的靈魂,詩意更是不可或缺的,如同放下又拿起的回憶,重復又簡單又復雜,濃妝艷抹又素面朝天,在四季的輪廓里雕琢溫柔。

  或許是微雨讓薔薇更為艷麗,或許是薔薇讓初夏的雨天更為精致,總之,綿延又不休的離愁,斷斷續續,在我的目光里滴落。若是微雨,我定是不會帶傘的,即使帶也不打開,任憑雨絲穿透我的寸心。

  我在一株株薔薇前流連忘返,或左看右瞧或仰望或湊近,甚至聞花香而輕吻花瓣,一切似乎天衣無縫,在欣賞嬌媚時自己變得癲狂甚至放浪形骸。

  拍照是必須的,無論一串還是一簇,我一一擷取。

  那些遠去的心事,也曾經被我如此采摘。牽掛的模樣,開遍在我的青春。

  故事會反復或重復,我偷偷摘一朵的習慣漸漸改變,我學會了克制,即使萬般喜歡,也會把鐘情送給野花,在田野里放縱那些喜歡,把麻雀蓮或野菊花掐回,插瓶也是小清新的。

  白描低吟淺唱,夏光環佩叮咚,我描述幽香,墨香洇開,丹青渲染喜歡的淺妝,心思侃侃落下,景致與精致互不相干。風忽而添妝,忽而沉默,微雨鋪墊的情愫,驚艷著年復一年的懷念。

  雨洗萬物分外嬌,薔薇亦不例外,像櫻花一樣,喜歡著被喜歡。秘密在透露也在隱藏,我在掩飾喜歡與一個不能抹去的一瞥。浪費或揮霍一點密封的心情,我舍得。

  是的,有舍才有得。

  舍得舍得,便是要舍,至于斷舍離,也是符合人設的。

  我會迫不及待,我會心急如焚,我還會草草了事,總之會努力讓沒有月亮的散文詩變得月光湛湛,閃耀銀色。

  其實,我說過一些謊,陽光聽過的彷徨,與榆葉梅毫無關聯,我卻深深喜歡。

  風安排的驚喜便是微雨,濕潤的如同有風趣的書店的主人,任憑翻閱一本本喜歡的書。從頭讀或最后一頁倒著讀,一目十行或逐字逐句研讀,都是很愜意的事。

  喜歡是絕對肯定的,那些遮風擋雨的屋檐下,一粒粒被風或鳥兒銜來的種子,默默隱藏不能做主的人生,蔥蘢一截又一截的滄桑。

  薔薇有滄桑嗎?草木的滄桑是孤獨且漫長的嗎?南方的草木應該沒有與季節言說陌生的機會,至于陌生更是無法讀取的純潔。直接與間接之間,雨滴澆灌的距離在守護分離,我變得語無倫次。似乎鼠目寸光,似乎看透,大西北言說江南,梅雨是提筆繾綣落下的詩句。

  穿越到千年前,采?;蚩棽?,羅衫與胭脂漸褪流云,且談且吟,把酒言歡或執手相看,感慨歲月匆匆。根據風吹花落的經驗,片刻的安靜與安靜的片刻,清醒是一壺溫酒,生長的重量在封存,我在稀釋那些重量。

  閃閃發亮的喜歡在留駐甚至留宿,我的文字詞不達意,品一杯速溶咖啡或研磨的咖啡粉,我寫下心情。

  雨夜,下夜班了,我還是會舉著手機,打開手電筒看看雨夜里的薔薇,相對無言,只有雨聲不斷。

  如此喜歡是忘不了的場景。孤與寂是金鑲玉的單純的花,與薔薇為伴,滴滴答答,漫長雨夜,清冷是感傷的歌。

  一杯白開水屈就以往,我想起又遺忘。童年的故事與向往在重疊,走進心里便生根發芽,一眨眼茂盛了,便葳蕤了余生。

  薔薇與一些花兒一樣,在我國已有2000年的栽培歷史,據記載在漢代開始種植,至南北朝時則大面積種植。薔薇的化石證明其故鄉在亞洲、在中國。

  “色染女真黃,露凝天水碧?!痹嘘P于黃薔薇的詩句,明《群芳譜》曰:“薔薇有朱薔薇、荷花薔薇、刺梅堆、五色薔薇、黃薔薇、淡黃薔薇、鵝黃薔薇、白薔薇,又鵝黑者、肉紅者、粉紅者、四出者、重瓣厚疊者、長沙千葉者……”

  文字在微雨中淺吟低唱,我默寫薔薇,落筆太少,無關緊要或離題萬里的情愫是中心,我融會貫通的本事蕩然無存。
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-1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长腿校花被啪到腿软_女教师精喷11p_囗交大图片26交_亚洲av综合色区_ちっちゃなおなか在线_国产超薄肉色丝袜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