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fhbrz"></dl>
<progress id="fhbrz"><var id="fhbrz"></var></progress>
<cite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fhbrz"><dl id="fhbrz"><progress id="fhbrz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fhbrz"></var><var id="fhbrz"><strike id="fhbrz"><thead id="fhbrz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/var>
<var id="fhbrz"><strike id="fhbrz"><listing id="fhbrz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hbrz"><video id="fhbrz"></video></cite>

八百座土堡(下)

 

  土堡血淋淋的故事太過于沉重了,太過于悲慘了,這里就不再多寫了。我們還是換一口氣,從中尋找一些比較安寧和諧的場面。那時候,會寧境內沒有世外桃花源可供鄉民避亂世,一些有遠見的大戶人家在刀光劍影中偷得片刻清靜,掃去土堡內外的紅塵血土,支起簡易的桌凳,延師辦學,課子教孫,繼絕學、續文脈,去愚昧、強心智。這個時候,有些土堡里就會傳來稚嫩天真的讀書聲,這是多么難得的一縷和平之音??!他們在惡風暴雨中勸人向善,在圣賢典籍中汲取智慧,無意中用教與學的實際行動詮釋了一個道理:讀書是慰藉孤苦心靈最好的妙方,文化是治愈靈魂創傷最有效的良藥。一時間土堡中翰墨飄香,寒舍中詩書暖人,人間有了溫馨的煙火氣息,人們有了戰勝苦難的堅毅力量,世界因此而又充滿了令人留戀的生機,亮起了一盞盞引人向往希望的燈火。

  大溝鎮新坪村新張社那時有位老先生叫張嗣功,是清朝的一名歲貢生,就在自己的土堡旁邊的一眼窯洞里開設私塾,親自主講經史子集,招收門徒,教授子弟。方圓百里的會寧、靜寧、隆德、海原四縣的學子先后有近百人曾在其門下受業。師徒們白天在窯洞里孜孜鉆研,晚上都住在堡子里。老先生由于品行純潔,德行高尚,深得鄉民的尊崇和學子們的愛戴,他教授的門徒中有蘇氏兩兄弟耀泉和源泉先后科舉得進士。后來他的學生為他撰文書丹,勒石題銘,立了一塊德教碑,意欲把恩師的功德昭示天地世人,永世教化人心。

  我多次參觀過張嗣功的學窯,也進入過他曾居住的堡子。他家的堡子修建在一個所謂金線吊葫蘆的地方,堡子三面臨崖,堡門朝北。這一座土堡和其他土堡并無二致,可聽人說,這座土堡雖然緊傍一條東西走向的大道,土匪來往出入時也會一覽無余,但從沒有被土匪攻破,也就免去了血腥的殺戮,至今還有人在里面居住。有人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:書香浸潤過的土堡就是和別的不一樣,這也許就是文化的力量,才使這座土堡在亂世中保住了一豆安寧文明的燈火。

  會寧遺存的八百多座土堡,如同張嗣功家這樣的不知還有多少散布其中,我不得而知,但有一座卻格外引人注目,那就是老君坡鎮的蘇家堡,也就是張嗣功兩位進士學生的家。蘇家堡在現在的謝埂村蘇家堡社的一個山灣里,靠南是一道環形的山梁,朝北山溝里有清泉一年四季涌流,一直通向震湖,可謂是一方水曲山環的風水寶地。此堡修建于清代嘉慶五六年,已有二百二十年的歷史了,堡墻至今保存完整。堡子主東方,開南門,高七米多,堡墻三米多厚,周長一百三十多米。這也是一座黃土夯筑成的土堡,看其形制,與其他的堡子似乎沒有什么差別,為什么卻能走出兩位清代進士、兩位民國縣長,而且至今人才輩出、文脈綿綿不絕?這是人們經常追問也是值得思考的一個大問題。

  我們經常說要透過現象看本質,一些深刻的道理往往就在淺顯的地方。蘇家先祖自遷居這里,除了勤善稼穡、和善友鄰而外,最大一個舉措就是族人中有人親自開館授業,親自教授子侄,啟蒙幼童,為后代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礎。蘇家堡辦過私塾的地方現在只存留一個土堆,形似一個小山頭,樸素得一點不起眼,但蘇家人至今把那個遺跡叫作學坊墩,可見文化的基因在蘇門一代一代人的思想深處扎下了根,在蘇氏一輩一輩人的血脈中鮮活地跳動。他們不光自己辦學教子,還把學生送到張嗣功學窯求學,送到蘭州五泉書院讀書,送到京華殿堂考取功名,在漸行漸遠的求學征途中,走出了一個個文化人的背影?!半p鳳齊鳴”“一門兩進士”“隴右三蘇”,這些令人仰慕的美譽,絕不是浪得虛名,而是實實在在的成功和榮耀。

  這里還不得不講一個流芳百世的故事:那就是同治二年十月,土匪來襲,鄉民六百多人躲進了蘇家堡,而土匪把堡子團團圍住長達四個月,這期間蘇家人傾其所有積谷、宰殺了一百多羊只,供給鄉民吃喝。堡內的柴火燒盡了,就拆下房屋的椽檁,劈為柴薪煮粥燒飯。蘇家人毫無吝嗇之色,更無疲倦之容,與鄉民同甘苦,共患難,凝聚眾人的力量,以頑強的意志守堡護民。待土匪退去時,六百余人皆無恙,而蘇家卻家資耗盡,只余一座空堡而其他一切蕩然無存,很長一段時間,全家老少只能采樹葉挖菜根為食,和鄉民一起艱難度亂世。

  當然蘇家堡還有一個也算美麗的神話傳說,據傳在土匪圍困的時候,有一天忽然在堡墻上出現了一個紅衣女子,神態莊嚴,步履輕盈,在堡墻上走來走去,人們皆呼神仙顯靈。土匪看見蘇家堡子有神仙護佑,心里也就怯了幾分,氣勢上也就矮了幾截,輕易不敢造次了,不久便撤退了。這樣的故事,我聽過的很多,說明當時國家正處在多事之秋,政府自顧不暇,人們在無助的時候,只能把一線希望寄托在神仙身上;也還說明了那時土匪作惡太多了,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。

  像蘇氏這樣以耕讀傳家、忠孝節悌、睦鄰友眾的門庭,不出才俊才怪哩。他們累世行善積德,急濟窮困,不枉法,不欺世,天不佑之神必佑,神不佑之人自佑,所以才未沉沒于亂世,而且自身的光芒穿透了茫茫黑暗,終于贏得春風徐來、華英滿枝。

  會寧的八百座土堡,現在大多荒廢了,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有的土堡所處的地理位置造成了許多不便利,人們便自覺棄而不用,任憑荒草侵占,萋萋滿園;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大多堡子被土匪屠戮過,人們不敢用而棄之閑置,如同兇宅,鼠兔出沒?,F在只有少數土堡里還有人家居住,依然有濃郁旺盛的人氣,雖然這其中的有些堡子也被鮮血浸染過,但有人就是不信邪、不膽怯,照常居住,顯得一身正氣、百邪不侵。也有一些土堡里建起了廟宇,雕梁畫棟,晨鐘暮鼓,成了民間宗教活動的圣地。還有一大部分土堡雖然高墻仍在挺立,但內外被夷為平地,春耕秋耘,點瓜種豆,一茬又一茬的莊稼替人們生長出源源不斷的生機和希望,仿佛預示著這八百多座土堡,總歸有一天會全部倒塌,又會慢慢變成肥沃的黃土地。

  我今天還能在這里數說這古老的土堡,說明我的先祖是茍全性命于亂世的幸存者?;仡櫄v史,往事并不如煙,過去的歲月仍歷歷在目,仿佛伸手可觸摸。相較我們的先輩,我們是何其幸甚至哉,由此怎能不明白一個深刻而又淺顯的道理:我們今天的安寧都是先輩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,我們理應更加珍惜和平的陽光,決不能讓歷史重演,幸福的生活誰都不能任意踐踏。

?

?
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
簡 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會員注冊 | 網站糾錯

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、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

本網舉報電話:0943-8305617 舉報郵箱:gansudaily@163.com

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2808257)|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(甘新辦6201009)| 備案序號:隴ICP備08100227號-1

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權所有:白銀日報·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长腿校花被啪到腿软_女教师精喷11p_囗交大图片26交_亚洲av综合色区_ちっちゃなおなか在线_国产超薄肉色丝袜视频